• Share on Google+
【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】配送中心开进原产地 高山红薯走向大湾区
admin 2020-07-27

在五华县高山红薯种植基地,红薯种植农户直接剥开红薯皮品尝。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韵桦 摄

大洋网讯 七月的第一天,梅州五华县气温已经接近35摄氏度。沿着村中蜿蜒的绿道,驱车前往转水镇的“生长地”高山红薯种植基地,两个月前种下的高山红薯已经长出绿油油的番薯叶,预计将在9月20日前后成熟。300多公里外,广州各大扶贫馆、高速公路服务区、直播镜头前,高山红薯及其制品已成家喻户晓的“网红”食品。

在广梅指挥部大力推动下,广州对口帮扶消费扶贫重产销衔接,实现市场驱动。帮助梅州农产品积极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市场,建成粤港澳大湾区“菜篮子”产品梅州配送中心,组织发动21家梅州农业龙头企业纳入“粤港澳大湾区菜篮子”基地。

同时大力拓展线上消费,探索“互联网+消费扶贫”,培育发展淘宝梅州扶贫馆等13个主要农产品电商交易平台,帮助梅州建成7个县域电子商务运营中心、865个镇村电商服务站点,5个县(市)获评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。

贫困户出工出地 户均增收5000元

“我每天早上6点钟开工,平均一天工作在8小时左右。”正在地里帮番薯除草、迁苗的魏云娟告诉记者,这个季节她的工作比较清闲,每年只有在红薯种植和收成的两个月会相对忙碌。

今年40岁的魏云娟是当地贫困户,家中有三个孩子,目前都在读书。她告诉记者,现在把自家一亩多的土地租给基地种红薯,每年可以获得几百到上千元地租;自己同时也在基地务工,每个月又有2000多元的收入,一年下来光劳务收入就多赚一万元。“眼看着生活越来越好了,大儿子已经考上了大学。”魏云娟欣慰地说道。

2017年开始,番禺派驻五华工作队(组)引导广州生长地公司在五华县建设高山红薯种植基地。2018年种植基地才3000多亩,2019年下半年,推动“村村联动”,与贫困户签订产销协议,带动五华全县40个行政村种植、种植面积达1.92万亩,参与种植的省定贫困村19个,带动贫困户2207人,户均增收达5000元。

“以往农户散种红薯,都是种多了喂猪,种少了地荒。当时这里整块地基本处于半荒废的状态,我们通过村集体集约,才将它‘盘活’起来。”五华“红薯妹”、梅州生长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创始人苏妮纳说。

据她介绍,转水镇基地的高山红薯种植面积,从原先的200亩逐步扩大到现在约550亩,都是通过租用当地贫困户、农户的土地整合而成的。当地贫困户增收主要通过出工、出地两种方式,做临时工的收入在90~110元/天,出租土地的价格在300~400元/亩。

田边架起“电子眼” 实时监控“菜篮子”

红薯喜阳,生长需要肥沃、排水好、偏沙质的土壤。五华县种植基地平均海拔在300~400米,平均温度在25~35摄氏度,非常适宜红薯的生长。

“高山红薯糖度大约在36%,由于糖分高,它比其他农作物更容易生病虫害。为了让出产的红薯量大质优,我们还通过定期培训的方式,为当地农户提供农技指导。”梅州生长地基地部门经理曾国安告诉记者,以前的农户们只能大量使用农药进行防治,现在引进了一种“稻薯轮作”的方式,能够有效防治病虫害。

“以前我们自己种植红薯,遇到病虫害等问题都一贯沿用‘土办法’洒农药,不仅留下了农残,产量也受到影响。现在最高能达到亩产3000多斤。”魏云娟告诉记者,曾经地里“不值钱”的红薯成了“香饽饽”,从2元/斤卖到了7~8元/斤。

苏妮纳告诉记者,在将红薯商品化的过程中,公司将种苗、农资、技术、包装、品牌和销售进行统一。“特别是在种苗环节,我们与广东省农科院甘薯所合作,通过脱毒技术培育种苗,从源头把控红薯质量。还建立了溯源体系,扫一扫溯源码就能追溯到每个商品的原产地。”苏妮纳说。

记者在田边还看到一个“电子眼”,这是一个24小时实时监测平台,该基地的空气、温度、光照、湿度等数据都将实时上传到粤港澳大湾区“菜篮子”产品梅州配送中心的监测平台。

红薯直达市民“餐桌” 直播间开进田间地头

近20公里外的粤港澳大湾区“菜篮子”产品梅州配送中心内,运营管理信息区的全LED数据显示大屏上,正实时显示着基地高山红薯的长势情况。“这个平台去年年底建成,具有产品溯源、物流跟踪、电子围网、市场信息系统等运营管理功能,通过它可以查询到各个生产基地的农业化学投入品购买使用、质量自检、采收上市、包装标识等环节信息。”配送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

五华高山红薯成为第一个入驻粤港澳大湾区“菜篮子”产品梅州配送中心的农产品之一。“通过配送中心这个平台,我们有固定场所展示红薯及其上下游产品,并与粤港澳大湾区市场无缝对接,直达广州市民的‘餐桌’。”苏妮纳说。

据了解,目前梅州全市共有23家农业生产基地和农产品加工企业进驻粤港澳大湾区“菜篮子”产品梅州配送中心,其中五华县就有3家企业。自去年年底开业运营以来,进入该平台交易的“菜篮子”产品总量累计7.16万吨,单日最大交易量达115.21吨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直播带货也为高山红薯“出山”开辟了新路子。“红薯收获在9月底至12月,我们计划在9月底收获的季节把直播间开在田间地头,让当地农户亲自上阵,分享红薯收获的喜悦,也会邀请都市白领的孩子们前来体验挖红薯以及学习农事知识。”苏妮纳向记者透露,此前广州首届直播节期间,直播为五华高山红薯带来了70多万元的营业额。